湖北出台25条稳就业"硬核"措施:公务员招录增20%


△ 当地时间3月20日,墨尔本大学Union House门前,以往每天中午都会有学生社团演出,现在却十分冷清。摄影:柯伟林

△ 当地时间2月24日,曼谷的地铁电视上,为中国加油打气的标语。摄影:柯伟林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悉尼,一名女子在近乎无人的乔治大街上登上一辆轻轨车。

1月13日,我坐上了回家的航班,同乘人员中,还有不少澳籍华裔旅客。今年的春节恰逢澳大利亚中小学暑假,不少因移居这片南方大陆而多年没有归国的华人都打算趁着这段难得的假期带上孩子归国团圆。对于我来说,这个春节也是2020年我唯一可以留在国内的一段时间,自然也是无比期待。飞行过程中,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不少旅客之间的话题。但那时,包括我在内,大概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它会对我们产生这样大的影响。

2月22日,禁令仍在继续,我登上了前往泰国曼谷的航班。平日里人潮涌动的机场异常冷清,当天的国际出发航班只有三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曼谷街头的车水马龙,当时全泰的35例确诊病例似乎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恐慌。

3月20日,墨尔本大学新学期第三周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第一次踏入了校园上课。这是我这学期第一次进学校,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从下周开始,墨尔本大学所有课程将转为网课教学。学校已经下发邮件通知学生下周起不要来学校,在家做好自我防护。事实上,很多同学早已不来学校上课了,校园内显得很冷清。

2月1日下午,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澳大利亚宣布14天内过境中国内地的非澳籍公民不得入境,禁令立即生效。在禁令宣布后的短短一个小时里,已有数名抵达澳大利亚海关的中国留学生被拒绝入境。另有在中国机场候机的澳大利亚临时签证持有者被航空公司拒绝登机。也有登机成功的临签持有者在2月2日抵达澳大利亚后,得到了更为严苛的惩罚——取消签证,立即遣返。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边界附近的新南威尔士州太平洋公路上,排长龙等待通行的车辆。提示牌上写有“新冠肺炎 昆士兰边境管控 预计延迟”字样。

与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而澳大利亚政府在离开中国后到第三国停留十四天之后是否可以入境这一问题上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而我则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事态发展,毕竟当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

△ 当地时间2月29日,曼谷街头,为中国加油打气的标语。摄影:柯伟林